“爱心学校”用房要被收回是“有人作梗”?

2017-01-04 15:37 评论0

日前,在张家山社区开办“爱心学校”的孟庆超来电反映,“爱心学校”运营遇到难题,其所用房屋将被左岸小区业委会收回。孟庆超说,主要根源是他“得罪”了所在张家山社区的负责人和左岸小区业委会的负责人。他说,“爱心学校”一直因公益性得到家长的认可,现在却因故无法继续,他非常不甘。作为另两方当事人的张家山社区负责人和左岸业委会的负责人却表示,发生此事另有原因,并非如孟庆超所言。事情究竟如何?12月26日,记者来到张家山社区进行了走访。

爱心学校创办人:

“有人作梗”,学校办不下去了

孟庆超所说的“爱心学校”于2014年创办。当时孟庆超的女儿孟雯还在芜湖,能歌善舞,一直热心社区公益,在左岸小区业主与社区支持下开设了“爱心学校”。起初“爱心学校”只有文艺类辅导,后来孟雯离开芜湖去外地发展后,孟庆超继续为“爱心学校”接力,还在社区支持下,得到大学生志愿者帮助,在下午4点半后为留守儿童,或者父母无暇照料的小学生提供作业辅导。

12月26日,孟庆超告诉记者,今年8月,户籍在张家山社区但住在他处的伍师傅找到他,说儿子儿媳忙于务工,他和老伴没办法辅导孙子,想让孙子到“爱心学校”来接受辅导。孟庆超说,这需要社区批准。伍师傅便找到张家山社区党委书记陈爱娟。陈爱娟说“可以”,却带着伍师傅去了社区内零距离公益课堂。伍师傅在与一位方姓老师交谈后了解到,孩子在这里放学后辅导功课“要收费,一个月300元左右”。伍师傅听了后,还是选择了将孩子交给孟庆超,可以免费辅导作业。孟庆超为此找到陈爱娟,认为其行为不公,不应该将伍师傅带到零距离公益课堂。陈爱娟则表示,孟庆超父女所办爱心学校是个人行为,与社区无关。两人为此发生争执。孟庆超认为,陈爱娟自此对其及爱心学校耿耿于怀。

今年10月下旬,新任左岸小区业委会主任刘彦找到孟庆超,表示天气越来越凉,其妻与其他一些小区女性晚上想在爱心学校内跳跳广场舞。随后,刘彦妻子便找到孟庆超进一步敲定。孟庆超听说女士们以后天天晚上要来跳广场舞,便说晚上一些孩子要接受辅导,每天来跳不行,一周来一两次还差不多。孟庆超认为,这件事让刘彦非常不快。到了11月下旬,孟庆超接到物业发来的告函,声称“爱心学校”用房为业主公共用房,按相关协议,在业委会要求下,孟庆超需要在今年12月31日前交出所用房屋。

事情到了这一步,孟庆超不干了,便召集了一些学生家长走进镜湖区信访部门。在最近一次,孟庆超和学生家长、陈爱娟以及刘彦在信访部门又进行了一次协商,但没有谈妥。孟庆超给记者看了当时与物业签订的“暖心工程”合作协议,签订时间为2014年,由于当时其女孟雯是业委会成员,不好出面,便找了其他人来代签协议,又通过一份委托协议孟雯取得了两间左岸业主公共房屋的使用权,时效是签订之日至2017年10月。孟庆超认为,根据协议,期限未到,他不应该让出所用房屋,即使陈爱娟与刘彦指责爱心学校有盈利行为也无不妥,因为在协议中有条款明确,免费作业辅导外可以由家长自愿选择有偿培训。孟庆超期待能进一步与物业、社区、业委会进行协商,以解决问题。

小区业委会主任:

业主公共场所不能只满足小部分业主权益

在结束对孟庆超采访后,记者又来到与爱心学校一墙之隔的左岸业委会办公室,现任业委会主任刘彦正在办公室与业委会一位成员徐先生、物业工作人员黄先生以及社区工作人员吴先生商量孟庆超爱心学校的事。

刘彦告诉记者,事情并非如孟庆超所言。今年10月,他的确向孟庆超说过其妻和小区女业主希望在其爱心学校每周有一两个晚上能跳广场舞,孟庆超也答应了,但是其妻再去时,孟庆超又反悔,这让他及女业主们很生气。因为业主公共用房,大家有合理要求都能用,虽然爱心学校代表了小部分业主权益,但其他业主的权益也应该得到尊重。孟庆超现在将该爱心学校用房当做自己“私产”,太不应该。况且这次收回爱心学校用房并不是针对孟庆超一人,而是新一届业委会要对所有公共用房收回,并统一调整用途,争取为业主带来最大化利益。

刘彦同时还表示,孟庆超持有的这份协议深究起来并不合法,因为公共用房为业主共有,其使用应该是业委会来决定,而不是物业来决定,而且这份协议还不是孟庆超或女儿本人所签,而是找了一个外人,更不妥当。他说,社区和业委会也并非要终止其开办爱心学校,而是在公共用房收回后,将这些孩子转移到社区零距离公益课堂,一样可以免费得到辅导,孟庆超也可以继续过去开展志愿服务。

社区负责人:

孟所言离谱 爱心学校已有些“变味”

对于孟庆超的反映,张家山社区党委书记陈爱娟有些气愤,她表示孟庆超说话太离谱,她所做一切都是合理合法。她解释,零距离便民服务中心是政府购买服务,给居民带来便利,其有多个服务项目,其中公益课堂较孟庆超的爱心学校业务能力更强更规范,居民来表示希望给孩子找个辅导作业的地方,她理所应当带到零距离公益课堂。

此外,陈爱娟认为,孟庆超的爱心学校有些“变味”,虽然以前是公益性质,但现在则是利用免费的场地来做一些经营性项目,已引起了小区业主的不满,因此业委会收回合情合理合法。让陈爱娟还反感的是,孟庆超不应该通过“道德绑架”,让一些爱心学校的家长和他一道表达诉求。此外,孟庆超还希望“以爱心学校谋求个人的政治利益与社会知名度”,陈爱娟说孟庆超多次要求社区批准其入党申请,并给予其相关模范称号。

尽管如此,陈爱娟说,如果爱心学校的房子被业委会收回,对于还在孟庆超爱心学校的孩子,零距离公益课堂会全部接收,她还承诺,所有来公益课堂的这些孩子们都会免费接受作业辅导,只是一对一功课辅导以及吃饭要单独收费。社区、业委会等或将还要与孟庆超再商量一次,希望能谈妥,即使爱心学校并到零距离公益课堂,孟庆超还是可以继续在那里开展志愿服务。或者,孟庆超也可以继续通过司法程序来解决这个问题。

网友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