芜湖退休教授整理出母亲南京大屠杀时期回忆录

2017-12-13 09:56 评论0

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日前,皖南医学院法医系退休教授吴鉴明先生表示,自2004年起,他开始整理母亲江乃华女士的回忆录手稿,该手稿是江乃华女士对南京大屠杀时期苦难生活的实录,包括当涂等南京周边地区遭日寇屠戮的惨景。吴鉴明已与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进行联系,将就该馆收存该手稿做进一步协商。吴鉴明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告慰母亲,并提醒每一位中国人牢记历史,珍爱和平。

南京大屠杀开始当天

当涂等地也惨遭日寇屠戮

江乃华1921年出生在南京,父亲在南京津浦铁路管理局会计科任职,妈妈、奶奶、爷爷在家忙于家务,并且长年雇佣了一个保姆。江乃华还有大弟乃武、二妹百庆、小弟乃扬、小妹黑丫。1937年8月的一天,江乃华和弟妹正在家玩耍,日寇军机开始国对南京的轰炸,过了几天又来骚扰。江乃华和二姨妈等人乘火车到当涂租房住下避难,平安了一段时间后,日寇对南京轰炸越来越频繁。父亲赶到当涂告诉江乃华与家人,单位要往汉口、四川方向转移,家中老、小无法随行,只能在当涂再躲躲,未料到这竟成永别。

1937年12月13日的晚上,即南京大屠杀开始的时间,江乃华在家中只听到外面人声嘈杂,没想到这时日本鬼子已经进了当涂城内。第二天早上有人敲门,江乃华开门发现竟是几个荷枪实弹的日本鬼子!鬼子二话没说要花姑娘,江乃华知道大祸临头,冲出门外就跑,鬼子紧追,奶奶、妈妈、弟妹也跟着哭喊随之。跑到城隍庙前,一条大河横在江乃华的面前,她心一横就跳了下去,宁死不受辱。好在冬天的棉袄浮力大,江乃华得以生还和家人重聚。

此后,江乃华和家人历经千难万险去逃难,途中她目睹日本鬼子在当涂及周边的种种兽行,杀人放火、抢劫强奸,无恶不作。江乃华至今记得,她所看到的因日寇暴行而死的数百具尸体。最让她痛苦难忘的是,三岁不懂事的黑丫妹妹哭着喊妈妈,竟被日本鬼子按在门槛上用刺刀活活地割下了她的头!奶奶也被日本鬼子枪杀。江乃华和家人在逃难中也不时听到南京的消息,在南京江边有许多没有走掉的国民党士兵,被日本鬼子一个一个地用刺刀戳死。在当时比地狱还恐惧的日子里,江乃华和家人胆战心惊地过着每一分每一秒。

虽然每日煎熬,但让她感动的是,有许多同胞在她和家人危急之时出手相救。还有让她敬佩的是,有许多中国人和她一样宁死不受辱。

吴鉴明告诉记者,母亲是和着血泪所书写,对于这些往事,尽管不堪回首,但她还是咬着牙写了出来。

80岁坚持完成二稿

希望子孙后代铭记历史

还在很小的时候,吴鉴明就经常听到父母亲讲述南京大屠杀的经历,心想以后一定要把他们亲历的事实写出来,让子孙后代永远记住我们民族的这一段灾难性的历史。后来吴鉴明长大,父亲去世了,母亲年事渐高。吴鉴明和家人意识到,得抓紧时间让母亲亲自写回忆录。

1996年江乃华写了回忆录的第一稿,在2000年她80岁的时候完成了第二稿。回忆录第二稿比第一稿篇幅更长,内容也详细得多。江乃华的回忆录包括“在南京大屠杀的日子里”、“日寇的扫荡”、“艰难创业”、“永远的怀念”四个部分。

2004年春节时的一天,江乃华问吴鉴明:“我写的回忆录还在吗?你要找出来看看了。”吴鉴明说,“在我那里,下午回去就整理。”吴鉴明回去后把母亲写的两份手稿都找了出来,仔细地看了一遍,历史的责任感促使他日以继夜地开始了整理。原稿通篇没有分段,没有小标题,标点符号也全是逗点。吴鉴明整理稿件遵循忠实于原文的宗旨,除分段、加标题和极少的字句、标点符号改动外,其余均保持原文不变。第一部“在南京大屠杀的日子里”基本上是原样,第二部“日寇的扫荡”为了史实更清楚及述说的连贯性,个别字句进行了添加(用另一种字体),有的地方标以*号,在文尾根据回忆父母亲说过的事及《峨岭乡志》的记载作了“附注”。

吴鉴明将回忆录的第一部、第二部整理稿草样打印出来以后,江乃华看了一遍。可惜当时还没有插图,更痛心没有等到全部的回忆录整理成功,江乃华于2004年春天就与世长辞了。

吴鉴明认为,母亲江乃华的回忆录第一部所记叙的遭遇,虽然发生于临近南京的安徽省当涂县,但与“南京大屠杀”是同一天开始,并且他们是从南京逃难出来的。可见“南京大屠杀”不仅局限于南京城内,而是扩张到周边地区。日寇在当涂县的暴行,是“南京大屠杀”的组成部分,江乃华回忆录的意义,是对“南京大屠杀”史实的补充。

他告诉记者,在2017年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80周年祭日即将来临的时候,吴鉴明把母亲的回忆录第一部及第二部手稿(附整理稿电子版),希望送交“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保存,这是日寇在中国惨绝人寰暴行的罪证之一,愿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都来谴责这一罪行!愿中华民族的子孙后代永远牢记国仇家恨!同时,他还表示,江乃华自1937年全家逃离南京后,从此再未回去过。现在,母亲江乃华的亲笔手稿如果能保存于“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则完成了她生前的心愿,也算是叶落归根了。

至发稿时,吴鉴明告诉记者,因纪念馆近日忙于公祭,稍后再和他商谈收存江乃华文稿一事。

网友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